青草视频_鞭 热 – 乡村激情故事

鞭 热 – 乡村激情故事

  大冷天,闷了些日子,天空终于飘下来大雪。

  黑骡湿着两脚雪水,迈进门坎,烟雾腾腾的灶前,有人在嘤嘤呜呜地哭。

  “哭甚哩?!”

  黑骡看见姐姐散着发,泪爬了一脸颊。

  “捱不活哩……这年过不了喽……呜呜……!”

  女子的黑脑门簌簌颤抖,灶前的火光映着她鼓鼓的胸脯,传来温暖的肉感。

  “又打你哩?!这畜生!”

  黑骡掉转头,横身子就往外冲。

  “骡子!……骡子……!莫要来粗!大过年的……。”

  妈哩颠颠的在后追着叫,黑骡早没踪影了。

  黑骡沉着脸,出现在村部的门口,几个打牌的男人一起回了脸看。

  姐夫的脸全白了,脚下动不得。

  “骡子……莫乱来!”有人劝。

  黑骡揪起姐夫的脖子,姐夫的两脚在下乱蹬,把牌桌踢散了:“干甚哩?你

干甚哩……?”

  黑骡没吭声,手里抡出去,姐夫跌在墙上,又坐到了地上,随即弯爬着身子

逃。

  黑骡堵在门口。姐夫吓呆了:“她……罗嗦。我……劝了她几句……。”

  “怎么个劝法?!”声音重得砸人。

  姐夫垂低了脑袋:“你好歹给我个脸……家说去?啊?莫在这儿……。”

  黑骡“哼”了一声,踏前一步,姐夫赶忙退了几步:“莫乱来……有话都好

讲!”

  “呸!以后还敢动捱姐……拆了你骨头!”

  姐夫两腿打颤,目送黑骡走了。

  旁边的人忿忿不平:“姐夫怕小舅子,少见哩!”

  姐夫两耳痴呆,没听清他们说甚幺。

                二、

  大牛在屋后杀狗,大牛在屋后杀狗哩。黑骡来了。

  “逼!”

  “逼!”

  “过年还吃狗?”

  “吃!作甚哩不吃?!”

  “给!”

  “甚哩……?”大牛心里知道,大牛在犹豫,大牛觉得钱烫手。

  “捱姐家……欠你的钱!”

  “唉,唉……忙甚哩?赌钱,不急的么……”

  黑骡转身走了,丢下一句:“欠归欠,欺负捱姐叫你好看!”

  大牛不知说甚么好:“没呢,还没呢……熊欺负你姐了,捱俩一个裤裆长大

的……做哪事?”

  黑骡在远处咳回了一声。

  日头斜斜的吊在天边,传不来一丝暖意。下昼的风一起,冷得人身子打颤。

  屋里也冻脚,只有靠近灶边才能蹭着一点儿热。锅盖一掀,整锅的热气往外

漫,淹没了黑骡的脸,烟雾散去,黑骡硬硬的脸显出来了,眼角瞥了姐姐一眼: